• 微博
  • 微信微信二维码

首页  >  要闻动态  >  要闻

抚州废弃资源综合利用总公司

来源:技术     时间:2021-05-15 09:45

抚州废弃资源综合利用总公司qai4w,乌兰察布玻璃有限公司,营口食品机械经销部,崇左水果批发总公司,昌都玻璃营运部

抚州废弃资源综合利用总公司

目前国家助学贷款的运行基本稳定。图为2019年8月16日,浙江大学6000多名2019级本科新生报到,大约十分之一的家庭经济困难的学生走绿色通道提出缓交学费、助学贷款等申请。?东方IC?图一、本文对助学贷款的界定 中国内地的助学贷款目前包括商业性助学贷款和国家助学贷款两种。 商业性助学贷款主要是指用于攻读专业硕士(尤其是学费较贵的工商管理硕士、金融硕士等)或在境外就读学位所需学杂费用的贷款。国家助学贷款是指由财政贴息,用于借款人本人或其直系亲属、法定被监护人在国内高等学校就读全日制本、专科或研究生所需学杂费的贷款。商业性助学贷款以获取利润为目的;国家助学贷款则不以获取利润为目的,而以资助贫困生完成学业为目的。 台湾和香港地区也有自己的助学贷款项目。台湾地区的助学贷款开始于1976年,香港地区的助学贷款项目开始于1960年代末。两地助学贷款在很多方面和中国内地不尽相同,制度设计更加复杂和精细,操作成本相对较高,比较适合区域较小、人口(2018年台湾人口2358万,略低于上海;香港人口745万,略低于济南)和借款学生较少的区情。因覆盖人数和影响力有限,本文不涉及台港两地的助学贷款情况。 咨询多位在澳门高校就读的学生,他们都没有听说过助学贷款,笔者也没有发现有关澳门助学贷款的研究。基本可以确定,澳门地区没有推行政府主导的助学贷款项目,这可能和澳门人口较少(2018年63万),本地学生较少,学费相对较低有关。 与助学贷款概念容易混淆的,还有被媒体称为“校园贷”的一类贷款,这一般指由互联网金融机构面向大学生发放,用于参加商业化培训等个人消费用途的贷款。前些年发展较快,但暴露出很多问题,如利率偏高、暴力追债、诈骗等,已被监管部门采取措施加以整顿。这类贷款不是严格意义上的助学贷款。 本文讨论的助学贷款是指由政府补贴的政策性助学贷款——国家助学贷款(以下简称助学贷款)。 二、助学贷款的产生背景 中国内地的助学贷款产生于1999年(实际上,1980年代已经出现过学校发放的贷学金,但规模不大,一般不将其看作是正式的助学贷款项目)。这一制度形成的时代背景如下。 一是大学入学人数攀升,要求更多的资金投入。改革开放以来,高等教育事业取得了巨大的发展,大学入学人数不断增多,对师资、校舍、实验设备等人力和物力都提出了更高的要求,需要更多经济资源的投入,政府财政拨款已经不能跟上高等教育扩张的需要,必须开拓其他的资金渠道。因此,从1980年代开始,政府开始启动高等教育收费体制改革,并在1990年代正式开始收取学费。这就给贫困生的入学制造了阻碍。 二是财政投入跟不上高等教育发展。从1997年到2001年(历年出版的《中国统计年鉴》中,1997年之前高等教育的数据没有单独分拆统计),高等学校国家财政教育经费占高等学校教育经费的比重从76.5%降到了53.4%,考虑到时代背景,替代部分毫无疑问来自于学费和杂费,这显然会给贫困生带来一定的经济压力。 三是贫困生就学难现象日渐突出。大学的学费根据所处地方和院系不同略有差异,以某大学金融系为例(选取某大学金融系的原因如下:作为教育部直属院校,某大学具有一定的代表性,且地处天津,物价水平相对较低,因此学费也比较低;选取金融系,是因为数据易于收集),从1994年到2001年,其历年学费加住宿费与同时期内地农村和城镇居民家庭人均可支配收入的比较如表1所示。 资料来源:学费数据由笔者调查整理得出,农村和城镇家庭人均可支配收入来自历年《中国统计年鉴》。 从表1可以看出,从1994年到2001年,以某大学金融系为代表的学费加住宿费从1200元增加到5700元,增长了375%,国内其他大学的情况也基本类似。与农村、城镇居民人均纯收入上涨幅度相比,大学生学费住宿费的上涨幅度要远远高出。但与此同时,与新的大学收费制度相适应的学生资助体系还没有形成,带来了一定的社会问题。因此,中国人民银行、财政部、教育部1999年5月出台《关于国家助学贷款的规定(试行)》。之后,中央政府陆续出台了一系列文件,开始试点并随之扩大范围推广助学贷款。 之所以采取助学贷款的方式,而不是进行无偿补助,是因为助学贷款的资金如果回收顺利的话,可以循环使用,发挥资助一代代大学生的作用,同时世界上其他国家解决此类问题都是使用助学贷款,也已有多年推行助学贷款的成功经验可供中国借鉴。 在多重因素作用下,助学贷款就这样在二十年前的1999年步入了中国高等教育的历史舞台。 三、助学贷款的政策演变 内地助学贷款的发展主要是政府主导的。 政策运行一段时间后,根据反馈,政府可能委托大学等研究机构从事相关课题,评价助学贷款运行情况,并召集助学贷款的参与主体,包括大学、经办的商业银行和政策性银行、学术界代表、各政府部门如教育部、财政部,以